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江湖生涯有问题 > 第十一章 投靠

笔趣阁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https://www.bqg789.net

    汉王此时接着说道:“玉娥,念你是个女流,只要你把所知的都供出来,孤王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玉娥闻听眼珠转了转,说道:“多谢王爷开恩,奴婢招,只是事关重大,有些事奴婢只能对王爷您一个人说,要是泄露了反为不美。”

    汉王此时也没多想,在其看来郭秀一个大老爷们儿面对酷刑都屈服了,玉娥不过是个歌姬,还能坚强到什么地步?故此当时便将身子凑了过去。

    “你说吧。”

    当时只见玉娥把嘴凑近汉王的耳边,小声嘀咕些什么,忽然她张开嘴一下要向了汉王的耳朵,这一下突如其来,按理说距离那么近汉王说什么也躲不开,然而林虎从一开始就有些疑心,他觉得玉娥招供得太顺利了,像她们这群人意志不该薄弱成这样,故此一看玉娥张嘴要咬,他赶忙上前一把将汉王拉开,由于其身手敏捷,汉王这才逃过一劫。

    汉王起初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愣了,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勃然大怒:“反了,反了,大胆奴婢居然敢犯上作乱!”

    玉娥此时已经被卫兵们是狠狠按在了地上,即便如此她依旧骂不绝口:“呸,朱高煦你们父子才是真正的反贼,别以为你们窃得了江山就能高枕无忧,天下的忠义之士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可惜我不能亲手结果你的性命!”

    玉娥越骂越激动,汉王这回似乎真的被激怒了:“把她给我托出去乱刃分尸,剩下的肉酱拿去喂狗,我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按理说玉娥等人应该交给有司衙门审理之后报请天子才能决定如何处置,但汉王如今权势熏天,杀个别下人对其而言不值一提,周围的人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当即就把玉娥拖了下去,而玉娥,或者准确说青莲至死还是骂不绝口。

    林虎当时的内心也受到了相当的触动,他事先料到自己的举发会连累郭秀等人的性命,但没想到青莲最后会落到如此下场,按理说她本是个下人,上层的权力斗争与其无关,但出于对故主的情义,也为了天下公理,她这才豁出性命来当卧底,可谓是个难得的忠义之人,害的其落到这般下场,林虎内心也不禁感到有些愧疚。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汉王也无心继续审讯郭秀等人,在惠明和尚的陪同下回去休息,善后的事自然有专人负责,林虎毕竟如今还没有正式投靠王府,也不便久留,当时汉王吩咐毛旺安排林虎在王府的客房休息,是待若上宾。

    第二天林虎跟毛旺一打听才得知,刘洋跟袁方等人都没有抓住了,不过郭秀,蒋昭二人以及相关供词证据已经送交了有司处理,永乐皇帝也下令全城搜捕相关嫌犯。

    林虎此时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他挺佩服袁方等人,哪怕朱棣父子夺取了天下,终究有人敢站出来反对他们,这份气魄别说是在这边的世界,即便是林虎穿越前所处的时代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然而另一方面因为自己的举发,袁方等人的计划才告失败,青莲,张彪等人甚至因此丧命,双方的仇怨算是结下了,袁方等人只要一天不落网就对自己构成一定的威胁,故此林虎又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被捕。

    到了上午时分,毛旺又兴冲冲地来找林虎,一进屋就连声道喜:“林义士恭喜恭喜,王爷要见你,听说是为这次的事论功行赏,你可要好好把握,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林虎闻听笑道:“总管过誉了,一切还劳您多多照应,事后小人定有一番人心。”

    “言重了,你请随我来吧。”

    就这样林虎又被带到了王府的书房,屋里依旧是汉王,慧明以及叶修三个人,林虎一进去是赶忙施礼。

    这次汉王的态度明显比之前随和了多:“林义士不必多礼,起来回话吧。”

    林虎闻听这才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往屋里一站,汉王笑道:“这次多亏有你举发,才能破除袁方等逆贼的奸谋,你的功劳着实不小,孤王这就打算将此事承报天子,必定不会亏待于你。”

    林虎闻听赶忙说道:“承蒙千岁错爱,其实小人这也是为了将功折罪。”

    汉王闻听不禁一愣:“将功折罪?这从何说起?”

    林虎闻听赶忙又跪下了,这才将自己的出身,以及这次进京的来意详细介绍了一遍,最后说道:‘千岁,小人等误劫了王府的镖银,自知罪该万死,然而还望千岁念在小人还有些许微劳,绕过小人等的性命,今后我们愿意为千岁牵马坠蹬,即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还望千岁开恩啊!’

    汉王闻听当时也是吃惊非小,他也没想到整件事背后还有如此曲折得内情,一时其似乎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扭头问惠明和尚:“惠明师父,您看这事该怎么办?”

    林虎如今也看来了,这个惠明和尚是汉王的心腹幕僚,从某种程度上能够左右汉王的决策,说来有些类似朱棣的那位军师姚广孝,看来汉王还真是处处模仿自己的父亲。

    惠明和尚此时脸上依旧挂着那商业似的笑容,说道:“千岁,林虎他们占山为王,打家劫舍,说来是为天理国法所不容,但难得其有悔过之意,我们佛家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况自古草莽之中也是藏龙卧虎,千岁如今正在用人之际,不如就给他们众人一条自新之路,不过这些事平日都是叶师傅在管,依老僧看来还是得听听他的说法。”

    汉王闻听扭头问叶修:“叶师父您说呢?”

    叶修当时冲汉王一施礼:“千岁,如此大事还得听您决断,不过依奴才看来林虎武艺不俗,难得又有份为王爷效力的心,即便收下倒也无妨。”

    汉王闻听一笑:“你们两位是我的左膀右臂,既然你们都这么说,此事就这么定下了。”

    接着汉王冲着林虎正色道:“林虎,看在你这次及时举发刺客,你们之前劫镖银的事本王就既往不咎,从今以后你们卧龙山就为本王效力,你可愿意?”

    林虎一听目的终于达到了,当即叩头道:“愿为千岁效犬马之劳。”

    汉王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有些话我们得事先言明,你们今后虽然算是孤汉王府的人了,不过此事不能公开,你们也没有在官府标名挂号,换句话你们表面上依旧是贼,专替本王招募草莽英雄,做些见不得光的事,不过你们放心,真遇上大事,本王不会对你们弃之不顾,将来我要是荣登大宝,自然也不会亏待你等,你可明白?”

    林虎一听这汉王安排的还挺细致,不过这样己方也能享有一定自由,似乎也不错,想到这里林虎说道:“小人明白,一切听凭王爷安排。”

    汉王闻听是颇为满意,众人又聊了些别的细节,这才让毛旺领林虎下去休息。

    回客房的路上毛旺不禁笑嘻嘻地冲林虎说道:“林老弟,今后咱们都为王爷当差,也算是同僚了,可得多亲多近啊。”

    林虎一听就明白了毛旺的意思,赶忙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给对方:“毛总管,我们是江湖中人,对于官场的事不太在行,今后还望您多多照应。”

    毛旺见状是赶忙推辞,林虎明白他这是假客气,当时是硬把银票塞进的对方手里,毛旺最后似乎是极不情愿的把银票收下,看了一眼上面的金额,毛旺的脸上顿时又露出了笑容。

    “林老弟你实在是太客气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林虎忙赔笑道:“这次我出来的急,身边带的盘缠不多,日后一定另有一番人心,总之绝不会亏待总管您。”

    “言重了,言重了。”毛旺话虽如此,可还是将林虎给的银票收进了怀里。

    林虎见状心中是颇为鄙夷,小小一个总管也能吃卡拿要,可想而知整个官场的风气,可无奈这些眼下不是自己一人所能改变的,也只能暂时先随波逐流了。

    经过这番操作,毛旺跟林虎明显更亲近了一步,主动跟其介绍了不少王府的情况,林虎一琢磨自己今后既然要为汉王效力,许多事还真的有所了解,故此便主动打听了起来。

    “总管,总跟在王爷身边的那位惠明和尚是何来路?我看王爷对其似乎颇为器重啊。”

    毛旺闻听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留意他俩,这才凑近了林虎小声说道:“老弟你有所不知,这位惠明师父可是大有来历,他年轻时本也是个读书人,据说医卜星象,文韬武略是无不涉猎,称得起是个奇才,可惜时运不济,是屡试不第,最后愤而出家为僧,不过其虽然身在佛门,却依旧与不少名士往来。”

    “如此说来,岂不是跟当今姚少师昔日颇为相似?”

    “谁说不是呢?王爷就是为此才特意将这位惠明师父请到府内,名义上是参研佛法,其实就是引为谋主,不过这些话也就是我们自己人私下说,切不可外传哦。”

笔趣阁原域名已被污染,请记住新域名https://www.bqg789.net